首页 >自媒体

整整18年这个国家没有一个成年玩家

2019-11-09 12:01:18 | 来源: 自媒体

整整18年这个国家没有一个成年玩家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BB姬”(bibiji300)

B哥丨文

很多玩家常常抱怨一件事:中国没有游戏分级制度。

由于没有分级制度,所以好游戏进不来;

由于没有分级制度,所以总是玩家背锅;

由于没有分级制度,所以政府管理一刀切。

整整18年这个国家没有一个成年玩家

仿佛有了分级制度,甚么都迎刃而解了。

真的是这样么?

nave!

分级制度确实不错,但并不是万用钥匙啊,有些有分级制度的国家,他们的玩家还不如我们能玩的多,游戏背的锅也比我们国家更加多。

比如奇特的澳大利亚。

整整18年这个国家没有一个成年玩家

袋鼠国作为世界上为数不多的发达国家,整体来说还是热情开放的。

但奇异的是这样一个国家居然在游戏分级上出奇的严苛,乃至在2010年曾爆发过大型玩家请愿活动。

当时有6万7千名玩家请愿:“我们需要更多的R18游戏!”

但即使他们喊得声嘶力竭,也并不能得到甚么回应,直到总检察长即将卸任,他们才看到一丝机会。

其实我觉得他们说的不太准确,不是需要“更多”,而是需要“有”,由于2013年之前,他们是没有R18分级的游戏的。

如果你了解解袋鼠国游戏分级的历史,就会明白“R18”这个分级,来的非常艰辛。

因为虽然他们的分级制度仅仅比美国的ESRB晚了一年,属于全球最早出现的那一批,但奇异的是,他们当时最高分级是MA15+。

澳大利亚的分级制度的制定者和管理者名为OFLC,背景是政府,所以他们的评级和日本美国这些民间组织的评级不同,是具有法律效力的。

那末有人可能会好奇,那么那些超过15+评级的游戏澳大利亚是怎么处理的呢?

Sorry,他们可以选择谢绝评级,而没有经过评级的游戏,任何售卖和租借的行动都是触犯法律,甚至会处以超过1万澳元的惩罚(《新南威尔士分级实行法案》)。

固然,游戏厂家也可以选择自我阉割进入袋鼠国,比较有名的自我阉割案例有很多,比如当年的《辐射3》事件。

当年《辐射3》中有注射一些医用药物的游戏内容(比如吗啡镇痛),但在初版中的药物和现实世界中一样,这导致了在进入澳大利亚时被OFLC谢绝评级。

谢绝评级就意味着不能售卖,因而Bethesda的游戏部门就对游戏进行了根本的改动,直接将相干所有现实生活中有的药品全都改为了虚拟的名字。

并且Bethesda还将全球所有其他地区的版本也全都改成了澳洲的这个阉割改良版,曾经在全球玩家群体引发热议(抗议)。

本来给药换个名字不算甚么大事,但谁知道他们有没有顺带把别的也改了?

全球玩家为澳大利亚评级买单,简直魔幻。

相比之下,《巫师2》中杰洛特在OFLC的淫威下谢绝了约会,失去女术士打桩机的名头,已不算甚么大不了的事情。

毕竟这也就是土澳人民自己玩。

有人乃至做了一个套图,来体现《战神》系列在每一个地区的不同和谐程度,可以直观地看得出澳大利亚和谐程度到底有多高。

不过做这个图的人大概不知道,其实《战神》系列之前是没法进入澳大利亚的(谢绝分级),毕竟除喷血虐杀镜头之外,几近每座都有那个QTE小游戏,那种程度的袒露足以让审查部门直接亮红灯了。

但这还不是最夸大的,相比于色情和喷血镜头,他们更讨厌的是僵尸丧尸这些游戏中常见的角色。

比如V社知名游戏《求生之路2》就曾疯狂中枪——一方面是僵尸元素,再加上OFLC认为打斗场景太过血腥,所以对这款游戏谢绝评级,除非做出修改。

这让G胖这么强硬的性情也不得不做出妥协,更改内容作了一个删减版,这个删减版中居然把僵尸去掉了!

同时还去掉了斩首和支解的技能。

我很好奇没有僵尸的《求生之路2》该怎样玩?

而游戏的完全版本,则是在2013年之后才通过了审查,此时距离《求生之路2》的第一次申请,已过去了5年,其进程非常不容易。

可以说在2013年之前,澳大利亚这个国家的游戏市场都处于一个非常诡异的环境中——虽然说是为了年轻人的身心健康,但市面上出现的各种阉割版游戏却又有一种莫名的诡异气味。

就差学德国做一个可以投降免死的《CS:GO》了。

黑色的“石油血”+投降免死

另一方面,澳大利亚一直没有15+以上的分级的很大原因,是由于上文提到的那个检察长Michael Atkinson一直在捣乱,或说坚持谢绝R18+的分级。

他认为游戏会让“智力正常的成年人变得暴力”,也担心“孩子们会买到R18+的游戏”。

总之一年一个说法,死活不让立案通过。

这乃至也成了他的政敌攻击他的一个关键点。

他的政敌在上台前许诺如果自己可以上台,将会通过R18游戏分级的相关立法。

因而2013年他的政敌,也就是澳大利亚第29人总理Tony Abbott上台后,澳大利亚终究有了自己的R18+的游戏分级。

也就是说,时隔18年,澳大利亚玩家终究可以堂堂正正地玩到和暴力色情等主流游戏元素相干的内容了(此前都是靠海外代购)。

虽然R18+和X18+还有不小的区别,比如性暴力这类内容依然不许出现,但最少大多数的游戏可以进入这个独特的国家了。

但即使如此,游戏行业在这个国家仍然是步履维艰。

2年以后的2015年,澳大利亚政府决定采取新的评级系统IARC(国际年龄分级同盟),想要优化一下评级流程。

但这样的变动直接使得在4个月内有超过300款游戏被IARC谢绝评级,虽然这里也有由于R18+开放后游戏申请变多的情况,但这么大规模的谢绝评级还是对这些厂商影响非常大。

就连几个月以后《使命召唤12》也被成功打入18+分级,成为系列首款不能被当做青少年礼物的作品。

乃至《无主之地:前奏》的开发商2K澳大利亚工作室也被搞到宣布关门。

这让许多政府相干人士也看不下去了。

2017年,有个名叫David Leyonhjelm的参议员表示:我们这个游戏行业审查也太狠了。每个月最少有10个游戏谢绝评级,要知道在1995年审查出现开始到2013年R18+出现为止,一共才50个游戏被谢绝评级,现在一年就不止这个量。

你说要是由于确切色情暴力也就算了,但其实在影视行业更黄更暴力的东西实在不胜枚举,为什么大家对游戏行业就要双标呢?

所以说,对游戏行业和游戏产品的轻视不光我们的相干部门有,这其实是一个全球范围内广泛存在的问题。

这也不光是建立了分级制度就能够解决的。

也许有人可能会觉得这是澳大利亚一个地方的特例,但其实如果放眼全球,就会发现其实还有更加严苛和奇怪的审查制度与评级体系。

比如上文提到的德国,他们对纳粹相干的内容非常谨慎,乃至干过把希特勒的胡子剃掉的奇特操作。

沙特出台的游戏分级则是把《刺客信条》《最终幻想》甚至《精灵宝可梦》等游戏都列入了黑名单,原因则是宗教因素。

最夸大的莫过于神奇的希腊,这个具有出了名的不作为政府的国家曾因为想要制止赌博,但是没能力区分赌博和游戏,因而直接一刀切把所有游戏都禁了。

以至于你可能和朋友玩UNO或飞行棋都是触犯法律,可以处以高额罚金。

如果在2002年你去希腊网吧玩了游戏,那么恭喜你,可能会在监狱中待上一年。

要知道,希腊可是有游戏审核制度pEGI(泛欧洲游戏信息组织)的,但其实不妨碍他们曾的魔幻操作。

至于奇特的委内瑞拉,更是颁布了“任何进口,生产,销售,租赁或者分发暴力游戏或电子游戏的个人或团体,都会坐3-5年牢”的法令,非常简单直接。

但有意思的是如果你卖一把真枪给未成年人,在委内瑞拉却只会被判一年。

可见每个国家都是出于本身的需求才会催生游戏分级这个产物。

甚至于有些评级机构已开始收钱办事,为游戏评级也成为了一种创收手段。

以著名的美国ESRB为例,这个民间组织在和索尼战略合作以后就开始了它的促销活动,比如开发费用在100万美元以下,并且能够提早三个月送交审核版本,那么ESRB就只收3000美元。

著名澳大利亚工作室大蚂蚁,也就是《水果忍者》的开放商表示,他们的作品审核费乃至到达了15000美元,并且如果多平台就需要多次收费,可谓吸金小能手。

甚至于有个名为《Ruiner》的射击游戏表示如果送给ESRB审核,游戏本钱会上升35%,公司无力承当,只能放弃了实体版本。

要知道ESRB可以说是最著名的分级机构了,也不免走上收钱办事的门路。

至于日本那边软伦和映像伦(两个可以审查各种媒体是不是有18+内容的机构)为了18+游戏到底谁能裁定的生意更是打的头破血流。

由于都是民间组织,所以都可以说自己更加标准权威,而为了让游戏制作商来自家,双方都在不断下落评级底线,简直刺激。

而这类定级的事情一旦牵涉到经济利益,那水就会变得更加浑浊了。

这些内容如果以后有契机的话,我也会拿出来聊一聊。

所以呢,游戏分级只是一个手段,是一个模式,它可以是政府牵头也可以是民间组织,但它确切仍然有许多问题,而且也很脆弱。

乃至脆弱到一个律师的抗议都能让全部组织瑟瑟发抖。

汤普森律师和GTA、ESRB的故事可以点击图片阅读

大家期待分级,提倡分级确切是有必要的,毕竟它提供了一个裁定的根据。

但分级制度也不是万能的,毕竟规矩是人定的,而甚么人来定,可以操作的空间也实在太大了。

想要分级,政府可以给,只是给的就怕未必是你要的。

-END-

正版印度神油

印度神油正品官网

印度神油使用时间

猜你喜欢